2010行动开发者们遇到的4大挑战
2020-06-04

    

2010行动开发者们遇到的4大挑战

上面这句话里,把 iPhone 换成 Mobile 的话,看起来就很美妙不是吗?在几天前,VisionMobile 这家公司提出了一份名为 2010 行动开发者经济 的报告,整份报告充满了数据以及可读性,看完整份报告后,您可以对于目前手机开发平台的消长、目前行动装置开发者的现况,都可以获得不错的了解。其中一个章节『如何把应用程式推销到市场的挑战』,引起了我注意,兹将其分享的四个挑战节录并加入个人感想于下:

挑战 1:应用程式的曝光

一位开发者是这样形容的:『就好像你走进一间拥有 20 万张 CD 的唱片行,你只会看看排行榜前 10 名。』,这个问题困扰着所有包含 iOS、Symbian、Android 以及 Java ME 的平台开发者。曝光的瓶颈对于行动开发者是个新问题,不过对于快速消费商品来说却是个老问题。

这份报告指出,开发者们在于推广行销方式上还是相对单纯,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利用 Demo 版或者各式的社群媒体来行销,另外还有表示透过杂誌、记者以及分析师。而甚至有 20% 的开发者会透过会展来进行行销。透过传统的行销管道,比如说线上广告、或者专业的公关服务则不到 30%。

而开发者半数以上愿意花钱买平台的 Premium App 位置,也就是有点像是推荐广告。不过这个倾向颇受平台的影响,内建应用程式商店的平台开发者,比没有内建的平台开发者高上一倍。这一点也不难理解,在 7-11 的资讯架上搞自己的版位出来,应该是不少人会花大钱做的事情。

随着免费应用程式的普及,开发者在行销与广告上也越来越有创意;根据来自 Distimo 和 AndroidLib 的 2 份不同报告,Android Market 上有过半的应用程式是免费的,而在 Apple 的 App Store 上则为 25%。

现在开始有人做起了卖牛仔裤的服务,也就是协助推广应用程式的服务。第一种就是发掘应用程式与推荐的新公司,比如说 Apppopular、Appolicious、Appsfire、Apprupt、Chorus、Mplayit 与 Yappler,这些公司协助使用者,偷过自己过去的选择或朋友圈的推荐来发掘应用程式。而另一种是像 Ericsson 的白标商城型式,针对特定的族群提供一定数量的应用程式

从此看来,此一报告提出的观点是, 应用程式的行销与销售服务,才是今日最大的机会 ;因为应用程式的快速增加,远远超过人们目前可以发掘的速度。

挑战 2:应用程式的送审与认证

近 40% 的受访开发者认为送审的费用是很大的问题,在某些状况下,开发者需要花上百美金来完程一次认证,对于低成本的应用程式来说根本不划算。比如说,Jave 开发者表示 Jave Signed 是不切实际的,开发者得为程式所安装的每一个平台买一次认证,而且认证相当的贵。

而 31% 的受访者认为送审时间过长,也有 30% 的人认为送审流程过于複杂,有 1/3 的 Symbian 与 Android 认为这是一大麻烦;不过 iOS 的开发者则只有 15% 表示此一想法,不过也有 iOS 的开发者认为,Apple app Store 存在着一些送审认证的潜规则。

挑战 3:不可靠的长尾经济

我们可以常看到许多成功案例带来的狂热:例如 TapTapRevenge 每月 100 万美元的收入,免费应用程式的 PaperToss,每个月透过广告有 1.25 万美元的收入,不过对整个开发者市场来说,开发者获得的收入并不是那幺理想。

25% 的 Symbian、Flash、WindowsPhone、JavaME 开发者认为,最大的挑战来自于是低拆帐率。大部份的应用程式商店仍比不上苹果,其中一个开发者表示,很多应用程式商店提到的 70/30 拆帐有很大的问题,以 Ovi 为例,电信商可以获得零售价的 50% 收入,开发者拿到的是这 50% 里头的 70%。而相对的,iPhone 和黑莓机开发者在这方面没什幺大不满。

只有 5% 的受访者回应说自己的收入很好,高于预期,24% 反馈说收入很低。 不过此报告并没有拉出营收的绝对值,获利模式以及区域造成差异相当大。除此之外,开发者有着乐观的共识:27% 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营收在预测之中,另有 36% 认为自己能达到营收目标。

有两个因素造成长尾经济表现不佳。 第一是『车库开发者』的数量,他们不为钱,而是为了乐趣或者获得认同而开发应用程式。 第二是『应用程式使用大众』逼迫开发者利用降价以提升排名。

此外还有特定平台下的影响:

甚至是经济生态健康的 Apple App Store,独立开发者往往也只能期待以平均 1.99 美元的价格,销售 1000 ~ 2000 份,按照现在的标準,这仅能称之为补贴家用,弥补自己没有出去玩乐的成本。

我们认为长尾效应对于应用程式的获利潜力只有在免费程式的情况下才能实现,比如强制每个程式最低收费 0.01 美元。 心理学实验一次又一次的证明,一旦售价降低为零,会对人们对价值的判断造成多大扰乱。 应用程式商店的管理者应该根据认知心理学来提升开发者的经济利益,而不是单纯以下载量作为比较基準。

挑战 4:在地化

另一个值得被注意的问题是缺乏在地化的应用程式,以一位开发者表示作为代表:『对开发者来说,在以英文为第二语言的国家里,市场渗透度偏低,由于平台对于在地化的调整性低,而这使得开发者的成本升高,而获利度以及吸引力降低;如果平台能够针对此进行作为,以降低在地化的挑战,这将会有很大帮助。』

这个叙述可以主要在 Android 平台上看到,2010 年 6 月初,在 Androlib 的搜寻显示 Android Market 里头有超过 60,000 个应用程式,但是大概只有 1,400 个应用程式是西班文的、1,800 个是法文的。而这也提供了一些第 3 方的应用程式商店如 SlideMe、AndAppStore 以及 Mobihand 一些机会,它们可以吸引地区性的应用程式开发者社群,或方便应用程式提供多国语系;换句话说,也就是进去 Android Market 没有进去的市场。

看起来这代表平台如果没有完善的在地化策略,可能会使得应用程式在地区的销售上产生影响;再者,以此观来,Android 这样多元的次级应用程式商店的存在,可能会使得开发者得花更多的力气去拓展每个第 3 方应用程式商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