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华尔街的硅谷式转型:玉山金控如何在金融科技持续专注的领先
2020-06-24

    

2015年摩根大通集团(JPMorgan Chase)执行长Jamie Dimon,对投资人发出「硅谷将吃掉华尔街」的警语,宣告FinTech将改变金融产业;同一时间,台湾多数金融业虽然开始关注FinTech趋势,但仅有少数真正着手进行改变。

那一年,玉山将电子金融部升为数位金融事业处,是台湾首位在内部体系设立数金长的金融业者;三年后,玉山再度领先同业,找来素有「台湾资料科学教父」之称、同时也是台湾人工智慧学校执行长的陈昇玮,担任全台湾第一位金融体系的科技长。

为何台湾金融业第一位数金长和科技长都诞生在玉山?当FinTech冲击金融产业,今年刚满27岁、正值「青壮年」的玉山,是如何吸引科技人才并进行硅谷式转型呢?

一次产学合作,让他看到玉山的「科技DNA」

陈昇玮在着作《人工智慧在台湾》里写到,虽然每个人都在谈数据、AI人工智慧,但其实没几个人知道怎幺做;大家以为其他人都正在实现,然而大数据、人工智慧等新科技早已从「显学」变「玄学」,儘管檯面上谈了又谈,却没有企业愿意分享做了什幺、怎幺做、带来什幺影响。

为什幺会这样?或许从企业产学合作经验中可见端倪。陈昇玮观察到,企业面对新科技应用议题,往往是拿着预先设定的题目请学者们协助「解题」,当学者认为议题值得继续深入探索时,企业通常会因为「现在用不到」而嘎然中止,这样的合作模式不免令陈昇玮感到有些可惜。

「速食的产学合作关係就像『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导致企业一旦头痛,只想拿到药丸速速解决,不愿探索为什幺痛、如何治疗。」他说。

但当玉山金控找上陈昇玮进行产学合作,他却看到一个截然不同的企业文化。「与其说产学合作,不如说玉山的心态更像『从中学习』。他们没有先入为主,愿意承认自己不懂新科技,并用交流的态度邀请学术界一起来研究。」

台湾华尔街的硅谷式转型:玉山金控如何在金融科技持续专注的领先
玉山金控科技长,陈昇玮

因此,在协助玉山金控将数据分析应用于ATM设点、分行绩效评估后,他再与玉山合办「玉山校园黑客松」活动,进一步发现玉山金控积极拥抱新科技的氛围,来自于领导人本身信任科技,以及由上而下推动数位转型的企业文化。

因为领导人信任科技,玉山不盲从或抗拒新技术;因为由上而下推动数位转型,不仅组织敢于大胆尝试,也不需要用短期的投资报酬率(ROI)来评估科技投资效益。毕竟不论科技研发、产学合作或校园黑客松,如果只盲从、只追求ROI,恐怕都难以有好的前景。

当时他因此理解到,在2015年FinTech开始引起媒体关注时,为何玉山可以不断引领市场创新。「成功的数位转型案例一定来自Top-Down(由上而下),领导人的想法往往决定这间企业转型的成或败。」而玉山金控的「科技DNA」,就存在于企业文化里。

建立「容错文化」,进行硅谷式转型

在玉山金控总经理黄男州的诚挚邀请下,2018年,陈昇玮决定加入玉山,担任台湾金融业第一位科技长。从科技人转为金融人,他坦承自己过去对金融业一无所知。「以前觉得金融业是『另一个世界』,进来后才知道,银行也正在转型、改变中,但科技人却不晓得。」另外,相较于网路科技领域习以为常的「容错文化」,金融业环境往往较为严谨,这也让陈昇玮开始思考,该如何打造科技人才的舞台?

「并不是金融业难以建立容错文化,而是目前还没看到明显案例。」他指出,「容错」不代表什幺都能错,而是可在实验、沙盒环境里先大胆尝试;最后呈现给消费者的金融服务,依然必须完好无缺。

2006年,台湾金融业一度引入资料分析,争相建立信用风险团队,但几年后因为看不出明显效益,许多团队几乎都解散,仅有玉山建立的大数据分析团队CRV(Customer Risk & Value)留存至今;而这个团队,就是陈昇玮目前所领导的「智能金融处」前身。

「许多组织只看短期效果,两、三年内没成效就解散。但创新怎幺可能『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呢?」他认为玉山不仅眼光看得长远,背后也有信念支撑,才能建立容错文化。因此,当多年前不少金融业还把第三方支付平台视为「敌人」时,玉山却是台湾第一家引入美国PayPal和中国支付宝的银行业者;当聊天机器人在2017年开始被科技业拿来「玩」时,玉山已找上IBM和LINE,尝试在客服端导入聊天机器人。可见在数位转型的路上,玉山不仅走得早、也走得远。更重要的是,「容错文化」正是促成这一切创新的基础。

用「第一性原理」拆解议题:挑选技术,而非被技术挑选

当科技人跨入银行,将对金融业带来什幺改变?Tesla创办人Elon Musk当年就是运用「第一性原理」拆解电池议题——即屏弃当时市场生产电池的固有技术,改将电池的构成物质全部分解,从电池製造的「基本事实」( Fact )出发,进而创新 ——因而找出电动车电池成本大幅降低的关键因素,推动电动车普及化。而陈昇玮认为,金融业推动转型时,如果希望拆解科技议题并有所突破,科技人必须参与其中。

「技术迭代太快,有时候金融业『不做什幺』往往比『做什幺』更重要。」陈昇玮直言,先前银行业推出「无人分行」恐怕就不一定是明智的方向,因为分行之所以存在,其优势就是拥有人的温度、互动以及包容性。因此他认为,当科技人一同参与业务策略的制定,才能透过「第一性原理」的思考方式,拆解金融业的转型需求,并理解每个产品和服务为何存在、某个技术能为哪一种产品带来价值,以及哪种技术非得由金融业来做。「就算是数位转型,也不是所有新技术都要自己投入,技术也可以用买的、用租的。我们要做的是挑选技术,而非被技术挑选。」

台湾华尔街的硅谷式转型:玉山金控如何在金融科技持续专注的领先

不少专家都曾分享,帮企业进行数位转型时,最常听到就是「我们以前不是这样做的」;毕竟在一个领域待久了,人们通常会产生惯性,不再质疑工作流程中不合理之处,因为「习惯」,就以为「合理」。

今年刚满27岁,正值青壮年的玉山,只想要不断打破「习惯」,未来玉山金控也将持续拥抱数位、拥抱科技,在台湾华尔街进行硅谷式的华丽转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